当前位置:首页 >  今日头条

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高考往事

发布时间:2018-06-08  来源:唐卡报唐卡网

  又是一年高考时。

  6月7日,寒窗苦读十余年的学子们踏进考场,接受“检阅”。不少考生心里一定揣着这么个问题:高考该如何发挥好?将来读个什么大学好,选个什么专业好?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同样也曾面临过类似的抉择时刻。

  今天,唐卡君就和大家一起聊聊八个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高考时光,以及他们接受高等教育的经历。相信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启示。

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

在武大,英语法学都是好手

  1973年,万鄂湘高中毕业,作为知青在农村务农。彼时的中国,高考已经中断8年之久。年轻的万鄂湘,只能静静等待命运的转机。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犹如一声惊雷响彻中国大地。时年刚满21岁的万鄂湘也参加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件。考得不错,万鄂湘考取了老牌名校武汉大学,就读于外文系英语专业。本科毕业后,万鄂湘又考上了武汉大学法律系国际法专业的研究生。之后,又考取了武大的在职博士。

  1986年,万鄂湘还作为公派研究生,前往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学习,学成之后重回武大法学院任教至1997年。期间,他还在德国海德堡马普法学研究所做过访问学者。

民盟中央主席丁仲礼

落榜复读,先文后理上浙大

  回顾丁仲礼走过的路,完全印证了“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1957年他出生在浙江嵊州的一个农村,13岁时开始当家干农活,当过中学代课老师。1977年高考恢复,他报考了文科专业,结果因为体检时血压过高“落榜”;第二年,他换了方向,报考理科,考上了浙江大学地质系。其实在他心里,还是更喜欢文科。

  1982年,从浙江大学地质系毕业后,丁仲礼考取了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导师是著名的黄土专家、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刘东生。此后,他先后在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后为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副研究员、研究员、常务副所长、所长。后来还担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和中国科学院大学校长(校长一职现已不再兼任)。

民建中央主席郝明金

邮局员工考上山师大历史系

  出生于1956年的郝明金,同样经历着恢复高考的这段历史,其求学经历同样励志。1971年12月,年仅15岁的他参加工作,做了7年的邮电局报务员。1978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郝明金成功考入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学习,后又进入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

  在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后,郝明金进入山东大学法律系担任教师,曾先后担任山东大学法律系讲师、主任助理、副主任、法学院副院长。后来,他在任山东省高院副院长期间,还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攻读诉讼法专业行政诉讼法研究方向,并于2004年获法学博士学位。

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

在同济复旦求学任教近40年

  1960年,蔡达峰出生于浙江宁波,正好赶上了恢复高考的好时机。而从此后的求学任教经历看,他更可谓是顺风顺水的人生赢家。

  1978年,蔡达峰考入同济大学,在国内最顶级的建筑系学习建筑学专业,直至1985年获得建筑系的硕士学位。毕业后,蔡达峰在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工作了两年,一心上进的他又在1987年考入同济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攻读博士学位。

  在同济大学毕业后,蔡达峰先后在同济大学建筑系和复旦大学文博系任教。2003年,蔡达峰当上了复旦大学副校长,直至2015年卸任。不久后,他又回到母校同济大学,担任了一年多的同济大学副校长。连续40年的高校学习工作经历,也让蔡达峰当选民进这个“教育党”的主席更显实至名归。

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

卫生学校走出的血液学专家

  陈竺1953年出生于医学世家,父母都是瑞金医院的教授,我国知名的内分泌专家。少年时的陈竺,自然也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74年,与大学擦肩而过的陈竺被推荐到江西上饶的卫生学校读书。

  在工作期间,陈竺始终没有放弃医学梦想,大量阅读医学文献,自学大学课程。恢复高考后,在1978年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上海第二医学院(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医疗系一部血液病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1984年,陈竺凭借专业优势和语言优势,前往法国巴黎圣路易斯医院血液中心实验室,担任外籍住院医师,并取得了博士学位。2016年5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典礼上,陈竺又因在医疗卫生领域的杰出贡献,获得了荣誉科学博士学位。

致公党中央主席万钢

从“工科男”到党外部长

  1969年,万钢在吉林延边成为一名下乡知青,1975年进入东北林业学院(现东北林业大学)道桥系学习,后留校任教。

  1979年,万钢考取了同济大学结构理论研究所实验力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并在1981年毕业后担任同济大学数力系教师。1985年,万钢前往德国,在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克劳斯塔尔工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时至今日,万钢虽已卸任科学技术部部长一职,但作为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作为在科学界有重大影响力的学者,这位典型的“工科男”依然在科学技术领域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

“裸考”也能上山西大学的院士武维华

  1977年,已经工作4年的武维华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但课本资源的匮乏和“农业学大寨”不许请假的无奈,让他只能去“裸考”,没想到还真的就考上了山西大学。选专业时,他也只是想着“感觉植物生理,总是跟农作物跟农业相关吧”,如今成了我国该领域大专家!

  1982年本科毕业,武维华考入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研究所,两年后毕业并随导师到北京农业大学(现为中国农业大学)工作。1988年1月,武维华由国家基金委资助赴美进行访问研究。1991年获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博士学位,再到哈佛大学、宾州州立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

台盟中央主席苏辉

央财重开后的首批财经专业学员

  同样出生于1956年的苏辉,不出意外地有着这个年代出生的知识分子特有的“先工作,后高考”的经历。1978年,苏辉从电磁工人的岗位走进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现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系,就读财政学专业。

  毕业后,苏辉先后在北京财政局、统计局工作,并从2012年起逐渐将工作重心转向与祖籍台湾相关的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工作上。

  苏辉在高校的时间并不长,但她和高校的缘分也并不浅,尤其是2007年起在台联、台盟任职后,苏辉长期致力于两年青少年学生交流和两岸教育交流。

[责任编辑:赵丽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