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华北危局时期形形色色的达官贵人们

发布时间:2018-06-14  来源:唐卡报唐卡网

  1931年,日本关东军先侵占沈阳,又在三个月内占领了东北全境。之后,日本侵略军不断向关内延伸并制造事端。1933年3月,日本侵略军占领热河,沿长城各口向关内进攻,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时任北平政务委员长的黄郛和日本关东军副参谋长岗村宁次秘密接触,1933年5月30日,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的全权代表熊斌和冈村宁次签署了《塘沽协定》,划定冀东非武装区,中国军队不得进入该地区,日军退回长城以北,长城实际上成为了中华民国与伪满洲国的分界线。《塘沽协定》签订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对华北的掌控力逐渐降低以至于完全消失,华北出现危局。

  1935年6月,日本关东军派土肥原贤二来到华北,协助中国华北驻屯军司令多田骏策动各方势力进行自治运动,企图将华北变为第二个伪满洲国。在物色华北地区的傀儡时,土肥原注重寻找那些地位高、曾经做过国家元首、有一定号召力的,并和蒋介石南京国民政府有一定矛盾的达官贵人、赋闲在家的失意政客们。他抛出了一系列丰厚的高官厚禄来寻找一个华北地区傀儡政权的最高代理人,他们的争取重点首选北洋政客。面对日益严重的华北危局,当时平津地区形形色色的达官贵人们,既有出卖国家利益、自甘堕落充当日军走狗的汉奸宵小,也有维护国家统一、保持民族气节的高级政客。

  做过民国大总统的曹锟

  曹锟(1862—1938),字仲珊,是中华民国第五任大总统。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东北后,将侵略矛头指向华北。1936年的一天,几个日本人身着便装,来到天津英租界,邀请曹锟“出山”。曹锟怕得罪日本人想开门召见,但他的夫人堵着门不许曹锟出去,并指桑骂槐高声叫骂。日本人讨了没趣,灰溜溜地走了。事后这位夫人历数日本人在东三省犯下的罪行,对曹锟说:“就是每天喝粥,也不能出去为日本人办事。”曹锟点头应允,同时也告诫他的一双儿女不许为日本人做事。 日本人在碰壁后并不死心,又派了亲日派齐燮元来做说客。齐燮元叩门求见,曹锟门卫遵照夫人的嘱咐,不予开门。从此,齐燮元再也没有去拜访过曹锟。

  1938年5月,曹锟因肺炎医治无效,时年76岁时。他的葬礼非常隆重,吴佩孚在北京为他穿孝服,令自己的妻子到天津为其吊丧。从日本侵略者到国民党当局,社会各界人士都来参加曹锟的追悼会,并送来大额抚恤金,他的夫人则予以拒绝。蒋介石国民政府后感于曹锟能在晚年拒绝日本的劝降活动、保存了民族气节,在1938年6月14日追授曹锟为陆军一级上将。

  任过国务总理的段祺瑞

  段祺瑞(1865—1936),字芝泉,安徽合肥人,别名有段启瑞、段正道、段合肥、北洋之虎等。他是袁世凯手下的骨干,袁世凯死后,北洋系分裂,他成了皖系首领,后来当了国务总理。伪满洲国成立后,土肥原贤二多次来到天津同段祺瑞进行过秘密会晤,请段祺瑞出面组织华北伪政府,并愿全力支持其活动。段祺瑞了解日本人的意图后,他决定坚决不与日本人合作,于1933年2月1日举家从天津迁往上海以表明自己的立场。当他从天津路过南京时,蒋介石命令所有少将以上军官前往南京下关码头迎接段祺瑞,蒋介石也一身戎装上船为段祺瑞行弟子礼。段祺瑞举家迁往上海后,他在接受报纸记者采访时,嘱托以前的老部下,不要在华北打着他的旗号出卖国家民族利益。他认为对日本的侵略,国人应该“全国积极备战,合力应付,则虽有十个日本,何足畏哉”。

  1934年春,段祺瑞胃溃疡发作导致胃出血,送往医院救治后暂时痊愈。1936年11月1日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次日病逝。段祺瑞在弥留之际提出了振兴国家的“八勿”之说,主要包括勿尚空谈、勿兴不急之务、勿信过激言行、勿忘巩固国防、勿忘保存国粹等。11月3日,国民政府行政院下令国葬段祺瑞。1937年7月,段祺瑞的家人匆忙将其埋葬于北平西郊。

  直系军阀首领吴佩孚

  吴佩孚(1874-1939),字子玉,山东蓬莱人,北洋直系军阀。1898年到天津投奔清朝官员聂士成部当兵,被选送开平武备学堂,后又入保定武备师范学堂,后转测绘学堂。1906年任新军第三镇曹锟部管带。1915年升任旅长。1916年袁世凯死后,在冯国璋手下任师长,与段祺瑞的皖系对抗。到了1920年后,直皖战争中直系获胜,吴任直鲁豫巡阅副使,全面控制北京政府。1923年他镇压过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制造了“二七惨案”。曹锟贿选总统后,吴升直鲁豫巡阅使。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失败,吴佩孚在四川、湖南联合反攻冯玉祥国民军又失败,最后回到北平当寓公。他虽是失意政客,但一不出国,二不住租界地。1939年10月9日,汪精卫受日本指使,曾给吴佩孚写信劝其出来参加伪政权。吴佩孚在汪精卫原信上写道:“(汪)公离重庆,失所凭依,如虎出山入柙,无谋和之价值,果能再回重庆,通电往来可也。”寥寥几句回复,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日本侵略者通过几个月数次对吴佩孚的诱降,企图让他出来参加伪政权,都遭到吴的回绝。传言说日本侵略者对吴佩孚起了杀心。1939年11月,吴佩孚牙疼,请德国医生医治,医生说须住院拔除病牙。因德国医院在东交民巷使馆区,吴佩孚誓不进入。12月4日,日本特务川本,伪治安总署署长、大汉奸齐燮元,命日本军医强行给吴佩孚“治疗”。吴家人拦阻,齐燮元说,大帅是国家的人,一切由国家主持安排。日本军医用手术刀在吴佩孚浮肿的右腮下气管与静脉部位一刀割下,血流如注,吴佩孚立刻气绝。1940年1月12日,国民政府为吴佩孚举行追悼大会,蒋介石致祭送上挽联一副:“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1946年12月16日,国民政府为吴佩孚举行国葬,葬于北平玉泉山侧。

  贾德耀(1880-1940),字昆亭,安徽合肥人。1916年,贾德耀任陕西镇守使,与冯玉祥结为异姓兄弟。1919年8月,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晋中将衔,后任陆军部军学司司长。1925年,任陆军次长,授将军府宽威将军,兼任执政府卫队司令。11月,升任陆军总长兼训练总监。1926年3月4日,北京临时政府改组,段祺瑞特任命贾德耀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1936年7月宋哲元在调整冀察政务委员会的人员组成名单时,去掉了外交委员会中的主任委员陈中孚,换上了贾德耀任外交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职务。

  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后,日军看中了贾德耀的资历,想让他组织维持会,贾德耀拒绝了。日军又以没收贾德耀在北平的房产为要挟,并提出只要贾德耀参加伪政权就可解决房子和生活问题,保他高官厚禄食无忧。贾德耀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在气愤之余,他的心脏病发作,终日依靠针药维持过活。后逃往天津,然后避走香港,北平的房产因此被日军没收。1939年,贾德耀在香港生活不下去又到上海投靠长子,不料长子已去重庆大后方参加抗战。因而贫病交加、国难家仇、心情抑郁、心脏病复发,病情又渐趋恶化,于1940年病逝于上海,终年60岁。1941年3月19日,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追赠陆军中将加上将衔。重庆国民政府在报上对贾德耀进行了吊唁:“拒从敌伪,保持民族气节,殊堪嘉奖”。贾德耀重视自己的民族气节,宁愿饿死也不当汉奸,同那些积极为日本人做奴才的汉奸们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九一八事变后伪满洲国成立,溥仪当上了头号汉奸,在北洋军阀和失意政客中,也有一些人企图在政治上寻求出路。他们依附于日本侵略者,以获取一官半职而不惜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甘心当汉奸。

  王揖唐(1877-1948),原名志洋,字什公,安徽省合肥人。曾留学于日本士官学校,是皖系首领段祺瑞的部下。1935年底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后,王揖唐任“政委会”委员,后任“政委会”常委,他是冀察政委会中的亲日派。他帮助日本军方同汉奸来往,帮助日军运送军队、走私货物,联络拉拢失意政客和各省军阀,为日军开发华北地区的军需品,以壮大日军的经济实力。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后,王揖唐投靠日伪,任伪华北临时政府委员会委员,兼任赈济部总长。1938年任伪内政部总长,兼联合委员会委员。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曾暗中向国民党军、政两界寻求庇护,企图洗脱自己的汉奸罪行,1946年被捕入狱,1948年9月10日被处死。

  王克敏(1873—1945),字叔鲁,浙江省杭县(今属杭州)人。1903年担任驻日公使馆参赞。后相继出任财政总长、中国银行总裁兼盐务署督办等职务。1935年6-8月代理行政院驻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1937年12月14日,王克敏等一群汉奸,在北平宣布“临时政府”成立,王克敏任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长。1940年4月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任常务委员、内政总署督办的职务。后因得罪日本的森冈升,被迫辞职。1943年7月复职,出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抗战胜利后在北京被捕入狱,后因病死在监狱中。

  江朝宗(1861—1943),字宇澄,安徽省旌德人。早年家贫弃学,1884年赴台湾,投奔驻守台湾的刘铭传,参与抗击法军的战斗。1894年甲午战争时,随袁世凯出关,负责前敌饷械及侦探敌情。1895年跟随袁世凯参与创办北洋新军。辛亥革命之后,继续追随袁世凯。袁世凯称帝复辟时,江朝宗参加了“登基大典筹备处”。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后,江朝宗组织一帮汉奸和前清遗老组建了一个汉奸组织——北平治安维持会,并任伪治安维持会会长,后又出任伪北平市长至1938年1月下台,1943年病死于北京。

  高凌霨(1889-1947),字泽畬,天津人。北洋直系内分成津、保、洛三派,高凌霨是津派的重要人物,积极力主贿选。在直系准备贿选前,高凌霨曾于1923年至1924年代理过国务总理并摄行大总统职权。曹锟出任大总统后,他一度担任国务总理。北京政变后,高凌霨先后逃到天津、上海,参加了亲日派的政治组织“中日同会”和“中日密教研究会”。1937年7月30日天津沦陷后,曾就任日军天津治安维持会委员长。在其任职的四个月时间里,帮助日本人维持天津的治安。12月,日本侵略者扶植了由华北地区铁杆汉奸组成的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高凌霨任伪政府委员。1938年,潘毓桂取代高凌霨任伪天津市长。1月17日,在天津成立了伪河北省公署,高凌霨任伪省长。1945年抗战胜利后以汉奸罪被捕入狱,后于1947年在北平病死于狱中。

  齐燮元(1879-1946),字抚万,号耀珊,河北省宁河县(今属天津市)人,是北洋直系首领吴佩孚的部下。1935年12月他是以北洋系身份入冀察政委会为委员,是“华北自治”运动的积极倡导者。他曾经被日军方推荐为天津市长来取代萧振瀛,遭宋哲元拒绝。1937年7月28日北平沦陷后,他已经正式成为汉奸。1937年10月,他与王克敏等人在日本人的支持下策划成立伪华北临时政府。12月4日,伪华北临时政府在北平成立,齐燮元是伪政府委员,兼任治安部部长,为日本人组建了一支伪治安军,并策动了多次治安强化运动,残杀大批爱国志士和无辜民众。1945年8月,国民政府抓捕汉奸齐燮元,1946年国民政府在南京雨花台将其处决。

  陈觉生(1899-1937),广东省中山人。1935年12月,由宋哲元聘任其为29军司令部少将顾问、平津卫戍司令部总参事。1936年,出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北宁铁路管理局局长。陈觉生利用在铁路局任职的便利,给日本人做事,暗地里帮助日军运输军队,还在北宁铁路沿线帮助日本人买了很多土地,他自己也贪污发了大财。1937年7月15日,陈觉生在宋哲元寓所参加高级会议时,主张脱离国民政府单独与日媾和。1937年7月28日宋哲元离开北平后,陈觉生、齐燮元等负责对日交涉。陈觉生专横跋扈,使得日本人对他非常不满。后来,他管理下的北宁铁路局足球队赢了日本足球队,1937年12月,日本人以“祝贺北宁球队获胜”为由宴请陈觉生,趁机将他毒死。

  (李惠兰 吴延钊)

[责任编辑:赵丽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