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粤军福将余汉谋

发布时间:2018-06-14  来源:唐卡报唐卡网

  《中国内幕》中刊登的《粤军福将余汉谋》一文。

  民国时期,广东高要之地曾出过文武两位国民党高官:一位是官至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的梁寒操,另一位就是曾任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的余汉谋。1948年6月23日,天津新星报社出版的《中国内幕》第12期中刊载的《粤军福将余汉谋》一文,较为详尽地披露了余汉谋鲜为人知的发迹史。作者禹民在文章中将余汉谋的仕途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段为在陈济棠麾下任第一军军长之伏枥待机时代;第二段为倒戈陈济棠任第四路军总司令之飞黄腾达时代;第三段为广州失守后转而二战大捷之福星高照时代。

  陈济棠之左右手

  余汉谋,广东高要人。1896年9月22日,生于肇庆府城高要的一个盐商家庭。以姐姐资助,学至高等小学毕业,考取广州黄埔陆军小学,后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小学时代,曾取书名“图始”,后以投笔从戎,始改字“幄奇”。

  余汉谋为保定军校第六期步兵科出身,毕业后回乡投身粤军,当时尚属无名小辈。时值1922年6月陈炯明与孙中山决裂,作叛广东,炮击总统府。1923年1月陈炯明兵败离开广州,7月余汉谋因在是役中奋勇积功而升任连长。后随建国粤军总司令、广东省主席许崇智东征,1925年擢任国民革命军上校团长。诸如此类之经历,大凡国民时期的名将多有雷同,不足为奇。所不同者,余汉谋自东征之后,便开始了安定的军旅生活,先后投入四军幕下而始终留守广东。大军北伐之时,陈济棠为留守三师长之一,余汉谋则已升为团长。随着陈济棠步步高升,先师长后军长,余汉谋也又由旅长而师长。

  当陈济棠驻防东区之时,余汉谋则率军驻守赣南一带。他整军经武,与士兵同甘共苦,一时军纪严明,为人称道。陈济棠倚之为左右手,并提拔于粤府,升任绥靖委员一职。

  陈济棠麾下曾有余汉谋、李扬敬、香翰屏三员大将,初时各有所长,互有千秋,而最终只有余汉谋青云直上,李扬敬、香翰屏望尘莫及,甚至连后来归隐家园的陈济棠也是愧叹弗如。

  余汉谋飞黄腾达,名传百粤,余氏家族也随之显贵。为纪念其早期书名,地方政府乃于肇庆西门斜坡侧建小学一所,名曰“图始小学”。小学对门斜坡之上,便是富丽堂皇的余公馆了。公馆巍然屹立,但却无人居住,余氏称为其退休之后所享受。更为夸张的是,余氏还在公馆旁自建了一座飞机场。但此后抗战既起,公馆和机场皆被日机轰炸,损失颇大。

  倒戈建功

  1929年李济深之后,陈济棠兴起,在广东握得军权。余汉谋此时已在陈济棠麾下任第十一师师长。不久而有桂军犯粤,直扑广州近郊白泥,形势危殆,陈乃命余为前敌指挥率部抵抗。正在军事调动紧急之际,陈忽闻密报,称余有异动之心,将联合桂军以倒陈。陈一时为人所惑,乃将余扣留,而以李扬敬代率其军。命令既下,曾与余相处颇久之将士乃起而哗变。陈不得已,释余复其军。但白泥一役之误会,对前方军心影响甚大。余与李素有间隙,此事一出,余更疑为李谋夺其军之策略,余畏李益甚。加之,坐壁上观的香翰屏也不甘寂寞,从中左右鼓动,坐收渔利。因之,陈济棠手下的三股实力派,各自为政,相互掣肘,勾心斗角。陈济棠原本笃信李扬敬,倚之为“武朋”,而此后对余更加疏远和戒备。余益因李系之得势更感消极,只是因为当时陈正当大红大紫之时,余一时无可奈何,惟有韬光养晦,伺机而动。但毋庸置疑,此役之误会,遂成日后余对陈倒戈的导火索。

  陈济棠后为第一集团军司令,手下的余汉谋、李扬敬、香翰屏三员大将虽皆位居枢要,但惟有余仍驻守赣南,任第一军军长,沉默不动声色。

  1935年,国民党中央看出陈济棠的反蒋势头,遂谋划析分粤省局面。余汉谋的夫人上官德贤为上官云相令妹,上官云相时任湘鄂川边区“剿匪”总部第一路军总指挥。国民党中央乃使上官云相去函余汉谋,运动其在1935年年末实施倒戈。但余认为时机尚不成熟,未敢轻举妄动。此后,陈济棠率部借抗日之名挥师北上,上官云相乃再次致函余汉谋,谓“事已急矣,成败利钝,幸速图之”!余汉谋乃下定决心对“南天王”陈济棠倒戈。

  1936年,陈济棠联合桂系,发动反蒋抗日的“六一事变”。7月8日,余汉谋回到大庾军部,向部下传达拥蒋反陈意见,命令部队向南雄、韶关推进实行兵谏。次日,致电粤军将“服从中枢”“唐卡御侮”,力谏陈济棠停止军事行动。通电传来,陈济棠摇头苦笑道:“吾早知幄奇之有今日,乃蒙尘出走焉。”此后,余率部队逼近广东,随着陈的第二军起义,陈被迫下野,经香港赴欧洲。

  余汉谋反戈大获成功,蒋介石遂任命他为第四路军总司令兼广东绥靖主任,当即晋升为陆军上将、第四路军总司令。余汉谋摇身一变,骑马紫禁城炫耀百粤矣。

  先失后得 再得升迁

  抗战爆发后,余汉谋率领第十二集团军布防御敌,驻守广东。此时的余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因恃强气傲,颇不以日敌为意,认为百粤未尝为外敌侵犯,犯之必陷泥沼,有来无还。1938年3月8日,妇女代表在广州省民教馆召开“三八”国际妇女节纪念大会,代表向余汉谋献旗。4月10日下午6时,在中山纪念堂举行了“台儿庄祝捷大会”,余汉谋即席演讲,慷慨陈词,作必胜语,以壮同侪。百粤民众均以余有绝对必胜把握而信心满满。及至日寇调军南侵迹象甚显之时,广州西关西堤一带的避炸区仍是一片歌舞升平。当日军登陆前夕,余部主要军事负责者犹赴“金声”观剧,其镇定自若竟至如此!但日军在大亚湾一带迅速强行登陆,侵进广州,攻陷速度之快为全国各沦陷地区之冠。更使毫无准备的广州商民仓皇未及撤退者损失惨重。粤民不谅,乃以“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之语讥之。

  余汉谋既不能守穗市,乃率师退守粤北。蒋介石忽有一日飞抵韶关,紧急召见余汉谋,面责其驻守广州不力。余当时顿首请罪,泪掩满面。蒋介石发泄后乃指示戎机,驾机返渝。行前,语气稍渐温和,嘱余定要将功补过。从此,余汉谋锐意整顿师旅,待机立功。

  1939年冬,日军以其精锐近卫旅团104师团、18师团,倾巢北犯,以图打通粤汉线。余汉谋率部强行反攻,大战五昼夜。日军源源增援,志在必得。尤以从化牛背脊山激战最烈,日军屡进屡退,双方得失不知凡几。余汉谋后率军断其后路,日军开始仓皇后撤,溃败如山倒。及1940年5月,日军又以18师、38师、104师三师团,再度北犯,意在复牛背脊山之仇。余遂于良口力拒大敌,加之,稍后陈诚亲率大军赶至曲江拼力反攻,合力逐敌后退。两次粤北之役大捷,余汉谋因而升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难怪有人感叹,自抗战以来,守土失职而军法惩处者不知凡几,唯有余汉谋初因仓皇失穗,后将功补过而独获升迁,实为异数啊!

  余汉谋自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后,乃潜心于对敌战略研究,对地形方面更曾下过一番苦功。当时,他已培养了一批誓死效忠的勇士,如六十三军军长张瑞贵、六十五军军长黄国梁等,皆为追随余汉谋数次出生入死之大将。但是,余汉谋最终还是落得个没有实际军权的虚职,抗战胜利后右迁州绥靖主任,实则为解其兵柄。其手下的黄国梁改任六十四师师长,奉命北征郑州,流离苏北;张瑞贵亦因缩编而退休。余汉谋帐下追随者大多雨零星散。

  绥靖主任职大而权微,颇似昔日的广东绥靖主任。余汉谋又是个多情善感之人,奉中央政府命令右迁之时,首途赴前,不免话别乡井,潸然泪下,在其留书中更有“兵徵地广,素志未伸”之句,表达了他数年来主政广东,愧对江东父老之意。

  解放战争爆发后,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1948年5月,余汉谋临危受命,蒋介石任命他为陆军总司令,实在出乎众人意料。当时在国民党军界的粤籍军人冷落凋零,而余汉谋竟爆出冷门荣膺新任,实为粤籍武人中最走红运者。但余汉谋也未能阻拦住解放大军前进的脚步。1949年初,余汉谋重回故乡,任广州绥靖公署主任、华南军政长官。

  1949年10月上旬,解放军攻克广州后,余汉谋率残部败走海南,逃往台湾。(周利成)

[责任编辑:赵丽娇]